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贾尼】J.A.R.V.I.S (1)

written by:赤いの修羅
Jarvis×Tony

△这里打死不填坑星人修羅╰(:з╰∠)_
△超验脑洞相关,多cp,设定请走头像
△超验骇客剧情少……不了(:з」∠)_尽量不拖太久,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发糖w
△修羅强迫症懒癌晚期纯种铁吹鉴定完毕√
△修羅以自己单身十八年的尊严担保,他们会好好谈个恋爱的_(:з」∠)_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前方铁椒分手现场
△忠犬Jar属于土豪妮,土豪妮属于你,ooc属于修羅_(:зゝ∠)_

◤Timeline:
2007 Iron Man 1
2008 Iron Man 2
2010 The Avengers 1
2011 Iron Man 3
2012 Captain America 2
2013 The Avengers 2
2016 Captain America 3

—1—

2013年,Avenger大厦顶楼,Tony Stark的私人工作室。

震耳欲聋的音乐回荡在明明一点也谈不上狭小,却被各式各样凌乱的零件堆得几乎看不见落脚之处的工作室里。

“Dummy,stop!不是那里!你个小笨手!Here,再往下点!”Tony敲了敲移到他面前来的机械手臂,又点了点摆在自己面前的护臂内部的受损位置,示意这才是正确的地方,可惜Dummy依旧没能理解自家Daddy的意思。它的机械手臂直接移到了Tony的鼻子底下,上面自带的焊枪差点烫没了Tony脸上那撮个性化的小胡子。

“Fuck!Oh my god!你是想烫掉Daddy帅气的小胡子吗!小坏蛋,我真应该把你捐到州立大学去!”Tony惊得一爪子拍开Dummy,捂着自己的小胡子从位子上跳起来,“Jar,你说我现在后悔想捐了它还来得及吗?”

【Well,I don't think it's a good idea,sir.】

“需要我为您联系州立大学总务部吗,Boss?”Friday的声音适时地响起,电子的女音盖过了那好似无处不在的,带点金属的音色的英伦腔。Friday的声音响起时,Tony脸上生动的表情瞬间僵了一秒,但随即又放松了下来,换上一副“我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叹了口气,推开旁边垂头丧气的Dummy,“好姑娘,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那只是个玩笑,你也不必每次都当真的吧?”

“But,Boss,我对您的表情的鉴定结果告诉我,您的确非常后悔……”Friday的话还没说完就被Tony的哀嚎打断了,“Oh Jesus!Friday我觉得我得给你写点新的编码!要不然你就该变得像Dummy一样笨了!”

“数据有时候并不能说明一切,dear,尤其当你观察的对象是个人类的时候。”Tony坐回自己的位子上,顺手端起桌上还冒着稀薄热气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僵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地又丢了两块方糖进去,搅了搅,又喝了一口,这才满意的放下,“人类是复杂的,我的好姑娘,你得适应这一点。”

“But Boss……”Friday略显困惑的声音随着音乐一起戛然而止。

“Friday?Hey,别把我的音乐关掉!”Tony一脸的莫名其妙,“Friday?你掉线了?”

“她只是被我静音了。”不同于Friday的电子合成音,Pepper的声音给人的感觉更加温润一些,但温和中又透着坚韧。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小礼服,双手交叠放在身前,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似乎混杂着莫名的伤感与微妙的期冀。

当然,沉迷于工作和教导自家傻闺女适应复杂的人类社会的“奶爸”Tony Stark可没心思注意这种小细节。

“好久不见,Tony。”Pepper走进工作室,在离Tony两米的地方站定。

“Pepper?你不是在洛杉矶吗?”Tony有点惊讶,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小辣椒了,哦,当然究其原因也无非是因为他把本该属于他的公司事务都推给了Pepper,而自己只当了个甩手掌柜,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见不到Pepper也是他自找的。“Friday可没通知我你来了。”

“Well,我想我应该有这个权限越过Friday进入大厦。”Pepper摊了摊手。“而且我想我没必要每次都通知你我回来了。”

“Alright,”Tony挑了挑眉,小声嘟囔了一声,“看来我下次得重新设个警报了。”

“……I'm your girlfriend,Tony.”

“Yeah,yeah,of course you're.”Tony伸手拿起桌上You送来的甜甜圈,咬了一口——thank goodness,还好甜甜圈没像咖啡一样全是苦味儿——含糊着说,“可是我一点也不想在我下次,嗯,那个中国的成语怎么说的来着?哦对!思如泉涌!”Tony三两口咽下第一个甜甜圈,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响指,“我可不想在我灵感迸发的时候被人打断,比如说关了我的灵感源泉。”

“当然,”叼着第二个甜甜圈的甜甜圈重度成瘾患者顺手在电脑上解除了Friday小姑娘的静音,“这可不是针对你的,honey,只是你恰好提醒我了……”

“Mr.Stark,Wanda说她想……”Tony的话还没说完,半个紫色的脑袋从地板上冒出来,吓得Pepper惊叫一声,还没冒全的Vision立刻又缩回去半截儿,“抱歉,我不知道您有客人……呃,我下次会记得走门的。”

等Vision走了,Pepper才算喘匀了气,她指着刚才冒出半个脑袋的地板,表情复杂,“他……”

“你看,总有人不知道拜访别人时得走门。”趁此机会已经解决第二个甜甜圈的Tony耸了耸肩。

“……Alright,”Pepper沉默了一会儿,表情僵硬地点了点头 “随便你吧,这事儿随你高兴,但我想你现在应该去休息了。”

“……你在生气?”Tony敏感地察觉到Pepper语气的转变。

“不,我没有。”Pepper摇摇头,“我只是想提醒你你该休息了。”

“你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连着一星期多没有从工作室里出来过了,Tony,我觉得你需要休息。”

“Well,那很正常,我在工作。爱因斯坦一年只睡三个小时,相比之下我还有的好学呢。”Tony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站起来走向Pepper,沿路踢开一切挡道的小零件,“别扯开话题,你在生气。”

“我没有。”

“别闹了,我看出来了,你就是在生气。”

“我说了我没有,Tony,你知道现在已经几点……”

“可你确实在生气。你到底在气什么?”Tony打断Pepper,“是关于警报的吗?”

“不,不是。”

“呃,总不会是因为我又翘了公司的股东会议吧?”

“不,”Pepper嘲讽地瞟了他一眼,“我想关于这一点大家应该早就习惯了。”

“……Alright,”Tony被噎的无话可说,只得讨饶,“那你到底在生什么气,dear?Hey,come on,tell me.I'm your boyfriend,right?”

这次Pepper没说话,她没看Tony,而是微微偏过了头,过了一会儿,才转了回来,语气嘲讽,“Boyfriend?You?Tony Stark?”

“……Am I not?”Tony眨着眼睛反问了一句,“Come on,tell me.”说着他伸手想去搂Pepper的肩膀,却被躲开了。

“No.”Pepper一边摇头,一边后退,直到离开Tony快要有一米的时候才站定,她定定地看着Tony,“No.You're not.”

“You are the Iron Man.You are a great hero.You are…you are a genius of everything.”Pepper的语气莫名有些哀伤,她苦笑,“Tony Stark can be anyone,and can do anything.”

“……Just can never really be my boyfriend.”

“……Why can't?”Tony反问,“我为什么不行?我不是已经是你的男朋友了吗?”

Pepper看着面前的男人,忽然问,“Do you love me?”

“I……”Tony张了张嘴,他想说他当然爱她,但不知为什么他的声音突然哽住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看,你并不爱我。”Pepper低笑着低下头去,再抬起头时,她那双湿润的蓝色眼瞳直直地撞进Tony的眼里,“至少你不想你自己想象中那么爱我。”

“……”Tony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谁不爱她了。

可是刚刚没说话的又确实是他。

Damn.

真是见鬼,Tony想,他怎么可能不爱小辣椒。如果不是因为他爱她,他才不会把一整套Mark系列——大概价值过亿——全部当成烟花炸掉!如果不是因为他爱她,那他现在应该在和不知道哪个封面模特滚床单滚得正嗨,哪儿还轮得到小辣椒跑到他面前,呃,他该怎么说?控诉他作为男友的不尽责?

“对你来说不可或缺的那个人,那一部分,从来都不是我,Tony。”Pepper抬起手擦了擦眼角,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忽然笑了,语气悲伤,“你不觉得自己很奇怪吗?最近,这几天,从Sokovia坠落后?”

奇怪?Tony反思了三秒钟,不,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奇怪,除了最近总是觉得Friday的声音缺点什么——应该是语气的问题;咖啡总是走味儿——尝着总像是蔬菜汁的味道;Mark系列的修理和设计老是出错——哦,这得怪Dummy;晚上的工作室太安静了——大概是因为Banner突然不见了等等一系列小问题外,其他和往常没什么不同。

“别再欺骗自己了,Tony。我从来不是你最想要的那个人。”Pepper说完深深地看了Tony一眼,转身走出了工作室。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简单来讲就是之前一直在走神儿的Tony突然回过神儿来,他几步上前一把拉住已经一只脚跨出房门的Pepper,“Hey,hey Pepper,hey!Wait wait wait!”

“我……我想我可能不太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

“所以你是在暗示……我应该表现得……表现得更爱你一点?”

“可是我想我已经表现得很爱你了,sweetheart。”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Pepper?”

哦,但愿不是他理解的那样。

“不明白?”Pepper转过身,直视着Tony巧克力色的眼瞳,她觉得自己在那里面看到了不可置信和小小的,小奶狗式的,被遗弃后的难过以及不知所措。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谁又能比她更加不知所措呢?在Natasha一脸严肃的把Avenger大厦的监控录像推到她面前的时候?在看完监控录像的时候?在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位置的时候?

被遗弃的从来不是Tony Stark。

明明是她才对啊。

失去了Jarvis的Tony Stark依然还是Tony Stark。

在外人面前,他依然是亿万富翁,是天才科学家,是媒体宠儿,派对明星,粉丝千万的超级英雄,他依然是冒险家,是发明家,是花花公子,甚至是个疯狂的科学家。

失去了Jarvis的Tony Stark不再是Tony Stark。

在朋友们的面前。

他更像是个自大刻薄,几度自我,惹人讨厌,却悲哀可怜的疯子。

即使他一点也不需要怜悯与同情。

Pepper清楚的记得在录像带里,从Sokovia回来后的一个星期,Tony叫错了Friday的名字至少两百次。又一个星期后,他总算记住了Friday的名字,却又开始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捣鼓他那一套套战甲,往往最少也得不眠不休关上三四天,最后才被Cap强行拽出来按在桌前,勉强吃点东西。再之后的一个星期他开始觉得咖啡要么苦得像药汁——可是连Clint都觉得这咖啡的糖分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要么就是觉得它喝起来像是蔬菜汁;吃甜甜圈又总是觉得里面没加糖——这逼得Tony经常点外卖的那家甜甜圈店为他特制了一份甜甜圈,三倍糖;另外他总觉得Friday的语调是平的,没有任何语气——可问题是只有Tony一个人怎么觉得!

Natasha给她的评语是:“我总觉得Tony快疯了!似乎Tony Stark没了Jarvis就不会自己生活了!”

Pepper无言以对。

明明这种情况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可她到现在才真正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Tony做过的,所有的,疯狂的,奇怪的,所有事,都和那个“人”,那个AI有关。

Tony选择第一个分享心情的人一直是Jarvis而不是Pepper,知道Tony一切小习惯,知道他最肆无忌惮,最不修边幅最邋遢,最真实的样子的也是Jarvis而不是她。

他会对着Friday喊“Jarvis”;他会觉得Friday做的咖啡味道像是蔬菜汁;他会觉得不是Jarvis做的甜甜圈都像是没放糖……

他白日里总是心不在焉,总在走神;新编的升级程序bug百出;他还夜不能寐,常常半夜尖叫着惊醒……

就好像缺少了Jarvis的Tony Stark是不完整的一样,什么都不一样了。

偏偏当事人一点自觉也没有。

Pepper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她的男朋友,The Avengers的创始人之一,SI工业的董事长,天才机械师Tony Stark,爱上了一个男性,爱上了他自己的造物,爱上了一个AI,爱上了一个已经消失了的“人”。

可偏偏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看出来了,就那个大天才自己还不明白。

看完录像带的Pepper对着电脑发了很久的呆,最后她关掉电脑,开始收拾手边的公务和行李。

她得回去。

对于Tony的感情,她其实早有感觉的,只是一直在刻意忽略而已。而现在,就算她再想忽略,她也做不到了。

她爱Tony,很爱很爱。所以她看不下去Tony这样的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到了现在,她也不得不承认了,Tony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直都是那个叫做Jarvis的AI,而不是她。

从来不是。

这对一个女人来说何其悲哀。

“到此为止了,Tony。”Pepper强迫自己无视眼前那双巧克力色的眼瞳中流露出的震惊和悲伤。

“到此为止了。”

到此为止吧,他的眼里印不出她的影子。曾经她还以为那是因为光线问题还是别的什么,现在她明白了。

Tony Stark的眼里只印的出他自己和只有那个叫Jarvis的AI。

所以到此为止吧。

评论 ( 26 )
热度 ( 52 )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