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坚信梦想的同时坚信着爱——致Great expectations远大理想。

卷耳:

我是在朋友的一个安利之下来看咏而归大大的文的,从前不怎么玩乐乎。


我翻了翻乐乎后,那个时候看了看大大的一些短篇投喂,觉得很棒,不错,搞笑温馨,开车一把手【正直脸。当我看到那时有了相依为命等长篇后,我选择了那个有关理想与爱的故事——Great expectations远大理想。


远大理想。当时我看到这个标题,又看了看开头:柱间、斑、佐助、鸣人。开头简单粗暴,单刀直入,文笔流畅之中含调侃之意,让我生了很大兴趣。因为学业,所以花了两个周的时间,看完。昨日看完后才觉得——这是我心中所期盼的人。


无论是宇智波斑千手柱间,亦或是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字字珠玑,人物形象饱满,有血有肉,言语之间含有的浓稠的悲伤亦或是轻快的喜悦,我有深切的感受。


在这文里面,我想,我看到了一个更深切的宇智波斑,他的内心与他的想法——或许文章的主题也是围绕他而来,他的伟大的理想。


第一章里,笔调似乎就随着剧情转风,在斑带走佐助之后,经历了渔村海啸之后。


 


两位宇智波总是顽固的翘着的头发,也被浪头打湿,垂了下来。斑回望身后一片汪洋,“忍者很强,可以在战火中存活,可以翻越高原和雪山到丰饶的地方生活,可以捕猎巨鲸,然而那又怎样呢。”


 


然而那又怎样呢——这个时候斑的语调意味有很多种,嘲讽、无奈、轻狂。他已经活了一个世纪,对于这个已经看到过于通透的骄傲的宇智波来说,也对于这个世界制度的弊端来说——他们什么都不是。


太过渺小,不足。


在刚开始看火影那时候,对宇智波斑这个人物并没有多么过多了解,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狂傲而强悍,是匹野兽,真正的野兽。


 


“和平?”斑冰冷的大笑起来,“好好看看,柱间,你面前的两个孩子,其中一个的父母为了保护村子而死,他自己做了为木叶封印九尾的人柱力,从小被当做怪物四处驱逐;另外一个是宇智波一族在木叶的权力斗争中仅剩的牺牲品,他的哥哥遵照村子的命令亲手斩杀了父母和族人。我听说过一位知名的忍者旗木卡卡西,十二岁就上了战场,他的父亲也为木叶战斗了一生,却因救助同伴导致任务失败而被迫自杀。我还知道日向分家的族长,他为了救回家族的女孩杀死了觊觎白眼的云忍,然而当雷之国无耻的前来木叶索要他的首级时,三代目把他交了出去。”


“战争从未停歇,无非时明时暗。扉间是你的后继者,他创建了暗部,让许多忍者终其一生在黑暗里做着肮脏的活计,手上沾满血腥,死亡也不为人知。志村团藏是扉间的后继者,他创建了根,让孤儿们成为间谍和暗杀者,被剥夺了感情和名字,亲友相残或杀掉兄弟,都是寻常的事。”


 


这是在我爱罗被抓走后柱间想知道斑到底在谋划什么时斑跟柱间深刻剖析了这个时代的问题所在。这个时期的斑是怅惘的,他明白这个世界最大的矛盾却无可奈何。他深深的知道有生活就有幸福,可他也知道有痛苦就有战争与不和平。他看这个由战乱孵化出的新时代决定——创造一个新的世界。于脚下而延伸的道路,他不得而知。


他所作被世人排斥的,不过是因为打破了世界的守则。可我在这时突然对这个男人的理想却起了无限的敬意与崇拜——他是正义的,极端的正义。


 


再来说说柱斑。


我眼中的柱斑与佐鸣的情意绵长不同,强劲而有力,并非充斥在每个字眼里,而是在某个情节喷涌而出,汹涌澎湃。我想斑和柱间也是一种复杂的一对,一种外表狂傲内心温柔,一种外表温润内心时而拥有着他所该有的不服输的力量。


相较于文章中的鸣佐,我在文中对并不熟络的柱斑这一对随着情节的发展渐渐发生了浓厚的强烈的意识。我想要知道他们的故事,有关爱的故事。


柱间的爱缠绵而悠久,而斑的爱在沉稳中爆发。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不是斑每次嘶吼着“柱间来战”,不是斑回忆柱间在阳光里的暖意告白,不是二人在居酒屋内畅谈。


 


“我想和你打架打到你精疲力尽,用木遁把你绑起来,用仙术把你锁起来,封印在不为人知的黑暗之所。”他的手心按着斑的胸口,心脏的位置,那骨血下的心跳声跃动在他的掌中,“我杀你时就想这么做了。”


宇智波斑在千手柱间身下的黑暗和温暖中浑身发抖。他颤抖得太厉害了,像病入膏肓的人在垂死挣扎,他面目扭曲,身体绷紧如满弓的弦,肩胛和脊梁都像是承受着千钧之重的横铁,他突然用一只手用力按住脸,从手掌下面,发出嘶哑的,断断续续的抽气声。


这样的反应反倒叫千手柱间有些迟疑,他放缓了一点声音,“斑,你哭了吗?”


“不。”斑骤然答道,“我只是太想你了。”


 


章十四的结尾一段与章十五的开头。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突然文字字字珠玑,在沉默的地方猛地来出一个炸弹,让我措手不及却记忆犹新。


正如上面所述,斑的爱与柱间的爱截然相反。他歇斯底里,像个病入膏肓的人在爱着在追求着。


不,我只是太想你了——斑好像这个时候真正感受到了柱间的存在。柱间对他爱的深切,他何尝不是?


 


接下来就是鸣佐。


其实我是一个佐迷也差不多偏向佐鸣一点,可自己写的文不知道怎么有时候就跑偏感觉也有点鸣佐向。火影情节大不必说,大大笔下的二人是我觉得勾勒最情迷而真实的。


刚开始最对作者文笔第一次最惊艳的地方是在鸣佐相见之时。


 


剑在掌中一旋归鞘。佐助低眉看自己的双手,他意识到自己在变得强大,被那个在木叶明媚和平的薄薄窗纸后面,更深广更峻刻的世界磨砺着。木叶的追击者们低估了宇智波佐助许多,使得他的突进无人可挡。佐助进入森林深处,在幽阒的林间看到宇智波斑的背影,正要赶上去,背后一声大喊,“Sasuke——”


惊飞扑棱扑棱的一群鸟。


森林里一片幽寂,温柔日光,绵软落叶。他与身后的少年之间隔得不是这数米距离,而是山海,是光阴,是黎明和黑夜,是艰险的歧路。他渐渐缓下脚步,手中握剑,倏然半侧过身。


斗篷跌宕一圈,利刃剑光如水,折射到遥远的漩涡鸣人的眉间。


那晴空一样的眼睛如旧,滑稽的胡须如旧,金发的棱角也如旧。要说一年间的变化,大概就是更加明亮了。热枕和急切的神色,亮晶晶的,仲夏白昼的阳光。


 


我想那所谓的一眼万年,也不过如此罢。包含着强烈感情的热切的眼神,少年对少年的追逐触动了我,微小,却真实的存在。大大真的有个很鸡汁的小小的行为就是用日文谐音来让读者们脑补,况且还不是时常性而是突发性的,真的是有很大感染力。那时自己的眼前真的出现的碧蓝苍穹之下的林海茫茫,少年声嘶力竭的呐喊,鸟飞的翅膀。以至于激动到当时就贴了这一段给基友让他们感受一下。


 


鸣人忽然递了烤鱿鱼过来,“吃吗?”


灯火把他脸庞照亮,蓝眼睛纯净温暖,一如碧空,一如往昔,一如梦里。


佐助笑了笑,“好。”


鸣人手一颤,就把那串烤鱿鱼掉了。


他暌违多年这笑颜,煌煌长街光芒,亦不及那一笑在他心底点燃的热度。佐助就在他面前,瞳仁静寂如深潭,肌肤通透如晨光,他脑子里浮现出的,都是世间那些受人称道的美丽意象,飞向天空的白天鹅,从地洞开凿出来的宝石,或者自海面跃起的朝阳。实际上,也许他比这些广受赞誉的美丽之物还要光彩照人的多。


否则,绝不会让鸣人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周围全是陌生人,头上焰火炸响,漫天绚烂花色。漩涡鸣人突然扯下佐助挂在腰间的面具,覆在自己脸上,然后倾身过去,亲吻了他的朋友。


 


这一段相信是很多人眼里最经典最美丽的片段,情不自禁的亲吻,相隔着面具的亲吻,匆匆一吻,似乎连景光都失了色。


在这里我真的要再一次膜拜大大的文笔了,我看过很多优秀文中的佐助的笑。正面的描写,匆匆两三笔,似乎对于他的笑容,都很难概括。可我对于大大文中的笑容毫无排斥感,由鸣人的角度而引发的感慨,他的笑容,稀世罕见。


 


在这文后还有着一段话,佐助说“你是不是中了那个‘晓’成员的幻术。”极轻的一笔没有多加描述,当时并没有在意,而在文后接着有了佐助得出了自己的最终答案时的离走:


 


佐助在风雪里转过身去,听见鸣人在他身后,喊了一句,“我有一件事一直想对你说……”


忽然有一群鸿雁从很低的天空掠过他们的头顶,它们展开的巨大翅膀撞击着鹅雪与冷气流,发出喧闹的嘭嘭声音,使得少年没有听到他的朋友最后的话。


“我知道那不是一个幻术。”


 


暧昧而模糊的场景。如果前面鸣人对佐助的亲吻在读者眼中印象深刻,那么这真的可谓是在添上了浓重的一笔,轻却有厚度,暖却又模糊。当时看到这里时不知为何心里非常酸涩,泪眼顿时婆娑。他们之间的感情太过浓厚,世间罕有。


 


少年们的战斗持续了整个白日和夜晚,在第二天的拂晓时分落下尾声。其时天岭疏朗,寥落晨星,他们舍命的一战既毕,就在血泊中拥吻。


这个吻注定不那么甘甜,血的铁锈味在唇舌间弥漫,他们还都没有与情人缠绵的经验,初吻的那一次实在不能算。他们像两只第一次从巢穴里跑出去,兴奋又紧张的小狮子那样探索着彼此,鸣人用力的舔着佐助的上下唇,而佐助张开唇齿,卸下他平常坚固的防备,像悠然绽开的蚌壳那样交出了他的珍珠,他们的唾液分泌着,融在一起,这使得口腔黏膜的互相摩擦有了更粘稠的滋味。鸣人的舌尖钻进佐助嘴里,在他的口腔上壁蹭了一下,忽如其来的瘙痒让他呜了一声,下意识想推开鸣人,手抬到金发少年汗津津的胸膛上,又软了下来。


 


尾声中终结谷时二人的拥吻。绵长轻柔,却又带着少年的血性冲动。不同于平常爱人的耳鬓厮磨,他们独特的爱恋方式让我侧目着迷。人们常说的唇齿相接,又包含多少的情色成分?


 


关于远大理想。


斑的计划在最终是失败了的,这是对他追求理想和平的一种摧残,但同时他使斑不再迷惘,或许他还没有找到新的道路——但他坚信着与身边坚信他就是天启的人一起共创维持这种和平。


纵使改变这种巨大矛盾的世界艰难,但不需普照世间,照亮一隅便好。兀自燃烧,微小,却不会熄灭。


 


Great expectations远大理想。


他坚信的他的远大理想是正确的——我也坚信,作者与读者们都同样坚信。


并且我们也在坚信着他的梦想、所有人的梦想时也在坚信着爱。


 


感谢咏而归大大为我们带来一部理想与爱的故事,并且感谢斑、佐助、鸣人、柱间,在构造着这一部理想与爱的故事。


 


完。




真的是江郎才尽了最近被学业搞得一塌糊涂但是还是要舔大大腿啊!!我会努力追大大的更的。辞藻浅薄,人生第一份文评奉上,虽然远大理想已经完结好久但真的好喜欢这篇文章。

评论
热度 ( 29 )
  1. IZAYA卷耳 转载了此文字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