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铁人】我不愿你老来无所依靠

—If you die, I feel that's on me.

—I don't want to go……

—……I'm sorry.

Just please don't blame yourself.

猫骨头:

此时的托尼史塔克一无所有,年轻的骑士对他说:“那就交给你的好邻居蜘蛛侠吧。”  


注释:小虫战友设定,铁人中心


 


托尼史塔克第一次见到彼得帕克,是在一则油管的视频上,一身红色制服的彼得帕克徒手接下了一辆失控的大巴。在索科维亚事件后,更多的超能力者被列入观察名单,彼得帕克只是其中之一,不起眼的那一个。


“为什么是我?”彼得在柏林行动开始前,有些紧张地问。“我是说,这太荣幸了!可对方是美国队长,我以为你会有更好的人选。”


 


“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吗?”托尼环抱着双臂,习惯性地抖了一下眉尖。


“是说我要来个出人意料的出场,然后抢走美国队长的盾牌吗?”彼得一脸跃跃欲试,“随时听候你的号令,史塔克先生。”


“这就是我选择你的原因。”托尼平静地说,他的面部肌肉有些僵硬,暴露出他不擅长和青少年相处的弱点。


“噢,这任务听起来并不难。”彼得看起来更有信心了,他只要准备好开场词,比如‘嗨,复仇者们!我是你们的好邻居蜘蛛侠’。


 


托尼史塔克揉了下眉心,他的嗓子有些难受,如果这时候有酒就好了。但半个小时后他就要前往机场,在和斯蒂夫罗杰斯交战前喝酒可不是个好主意。想到这里,他的胃部隐隐作痛。


彼得帕克并不是最好的人选,无论是体格还是战斗力都没有明显优势。


但托尼史塔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彼得对暴力的使用非常克制,多数情况下,他只是制止暴力,然后把一切交给警察处理。托尼史塔克需要这样的超级英雄,尽管他知道彼得打不赢斯蒂夫罗杰斯,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抢走那家伙的盾牌就可以。


这样他们就有时间冷静下来,好好谈谈。


最好的情况是,自己能亲手打碎斯蒂夫那口好看的牙齿,然后将他私人牙医的电话报给半个世纪前的老古董。但现实不会那么顺利,托尼史塔克认识斯蒂夫罗杰斯八年,头一回拿不准斯蒂夫会做什么。


 


可托尼史塔克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维护复仇者们之间岌岌可危的关系,他如履薄冰。


是斯蒂夫罗杰斯先破坏的规则,但托尼史塔克还抱着一丝微弱的期待,也许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们不会兵戎相见。


直到彼得帕克倒在地上,托尼史塔克才惊觉,他打了一手坏牌。斯蒂夫罗杰斯是认真的,彼得帕克只有十四岁,他不该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将这个没有走出过纽约的男孩卷入大人们的战斗。


他仓惶地摘下面罩去检查彼得帕克的伤情,看到男孩大口地喘气,绷紧的背部才稍稍放松下来。“你该回家了孩子。”托尼史塔克的语气不容置疑。


 


战后,他将带着裂痕的盾牌丢进实验室里,那是霍华德的遗物,现在物归原主。


“贾维斯,我需要冰……”话说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劲。托尼感到一丝烦躁,他胡乱地揉了揉头发,发现后脑勺秃了一小块。斯蒂夫罗杰斯和詹姆斯巴恩斯配合的天衣无缝,他恍惚间觉得,与美国队长并肩作战的这八年都是黄粱一梦。


可他没有理由一蹶不振,战后还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而头一件,就是送彼得帕克回家。托尼史塔克脸上的淤青还没有完全消褪,几日不休不眠,眼底一片灰败。彼得帕克拿着手机录日记,托尼想了想,还是配合他录了一段给梅姨请假的视频。


 


他将那套战衣留给了彼得,托尼史塔克几乎给那套制服设定了一切自己能想到的辅助程序。霍华德生前总忙于自己的正义,托尼希望自己能为彼得做的更多。


下车前,他帮彼得开车门,却被男孩小心翼翼地拥抱了一下。


“这不是拥抱,我们还没有到那么熟的关系。”


托尼史塔克故意绷紧了脸,装出一副大人的模样,看到彼得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所谓口是心非就是如此,他用追踪器跟踪彼得帕克的战衣,让哈皮汇报关于彼得的一切消息。托尼史塔克知道彼得最近退了哪个社团,帮助哪位老太太,制服了哪个自行车大盗。他没有回复彼得的消息,但他记得男孩身上发生的各种鸡皮蒜毛的小事情。


青春期的孩子让人头疼不已,托尼史塔克希望他做个维护街头治安的小角色,但彼得帕克却想要更多。


 


一想到彼得可能会像那艘轮渡一样被切成两半,托尼史塔克就觉得内心像有一团冰冷的火焰,烧得他五脏六腑都融在了一起。


是他升级了彼得帕克的装备,是他招募了这个十五岁的孩子,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


 


“If you die, I feel that's on me.”


托尼史塔克不允许彼得帕克陷入自己无法拯救的危险。


他的书柜里放着一封给彼得帕克准备的麻省理工推荐信,所以他没收了那套战衣,希望彼得帕克能有一个安稳的人生。


憧憬着钢铁侠的彼得帕克说:“I just wanted to be like you.”


托尼史塔克回答:“I wanted you to be better.”


斯蒂夫罗杰斯曾对他说:如果你没有这套战衣就什么也不是,那你就不该拥有它。而彼得没有让他失望,他比托尼想象的还要坚韧,男孩用那身自己做的简陋制服,只身守住了复仇者大厦的货物。


 


年轻时的托尼史塔克意气风发,被时尚周刊的封面女郎们围绕,坐拥一整个军火帝国。即使被师长背叛,一身伤痕,也仍在记者会上站得笔直,骄傲地宣称——我就是钢铁侠。  


转眼十多年过去,他的脸上开始生长皱纹,鬓角也染上了白发。


他在无休止的战斗中筋疲力尽,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曾经也是那般骄傲张扬,无所畏惧。


托尼史塔克在彼得帕克的身上看到了希望,他觉得是时候为复仇者吸收新的血液了。


 


当班纳带来灭霸即将入侵地球的消息时,他拿着斯蒂夫留下的那部老年手机,艰难地说:“复仇者联盟已经不在了。”不等托尼拨通那个号码,敌方的飞船已经降临。面对无法变身的班纳,他试图力挽狂澜,却不敌法师压倒性的力量,博士与时间宝石一起被宇宙飞船虏走。


托尼史塔克回过头,发现自己的身后空无一人。


他忍不住去想,倘若复仇者联盟还在,这场战斗是否还会有一丝转机?


 


然后,彼得帕克就闯了进来。


此时的托尼史塔克一无所有,年轻的骑士对他说:“那就交给你的好邻居蜘蛛侠吧。”


在黑暗的宇宙深处,托尼史塔克的身旁站着的,只有彼得。


这让他几乎忘记了,在茫茫宇宙中与自己并肩作战的,还只是个没有成年的孩子。


 


当灭霸的利刃贯穿自己时,托尼史塔克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可博士却交出了时间宝石,求灭霸留他一命,看到取走时间宝石的灭霸,打开去往地球的路口,托尼史塔克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这是一场绝对不可以输掉的战争,可他们输了,彻底地输了。


整个宇宙都为之震颤。集齐所有宝石的灭霸,只是打了个响指,就消灭了宇宙中一半的人口。


 


托尼史塔克看着面前的彼得帕克一脸惶恐地朝他走来,“我感觉不太好……”男孩踉踉跄跄地倒在他的身上,托尼手足无措地抱住彼得,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彼得死死地抓着他,脸上血水与泪水交错,哽咽着说:“史塔克先生,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托尼只来得及抱住他,彼得帕克就在自己的怀里化成了尘埃。


这个陌生星球的引力,让那些灰尘停留在原地。


托尼史塔克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灰尘从他的指尖缓缓滑落。


他用了五秒的时间,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If you die, I feel that's on me.


 


年过半百的托尼史塔克孤身一人坐在地上,脸上满是泥沙。破烂的战甲搭在身上,腹部的贯穿伤口只作了简单的止血。


他屈起膝盖,将自己蜷缩起来。


 


死寂的星球上,传来一声压抑的抽泣。


 


 




END


 


我不愿你老来无所依靠


我愿这个世界温柔待你


 


漫威,我求你善良



评论
热度 ( 869 )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