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Tony中心】Home Sweet Home

/刀子预警

/ooc预警

/意识流预警

/自裁产物预警

/修改版,私心给老贾加了不少戏

/说真的,不如给我来一刀,给个痛快吧

 

 

孤身一人坐在在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救援希望甚至连氧气都快要没有了的外形宇宙飞船里,在这片广袤的宇宙中漂流的感觉,比听上去更加刺激。

 

巨大的驾驶舱外是人类在地球上也许永远也没办法用肉眼观测到的星云。Tony靠坐在驾驶舱旁,靠近——玻璃?也许,总之是个透明的罩子的地方,拜托,他可不知道外星人管这个叫什么——旁边是基本已经耗尽能源的纳米盔甲。

 

某种意义上来说,脱下那身盔甲,或者关掉那个能源键,如此简单的一个操作,就会让大名鼎鼎的疯狂科学家,冒险家,发明家,慈善家,花花公子——这一个请允许他去掉,虽然他其实很引以为傲,毕竟他已经“改邪归正”很久了——伟大的钢铁侠在一瞬间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几天不喝水不吃饭,没有氧气没有人说话就会死掉并且脆弱的——

 

人类。

 

人是群居动物。

 

Tony很庆幸他的死因清单排名前三位的不会是无聊——如果是八年前?哦,那也许排名前三位的都是无聊。

 

他现在是真的有点后悔。

 

他应该弄个AI备份的。

 

太过死寂的环境会让人有点难以开口说话,Tony清了清嗓子,以确保那种自己似乎完全发不出声音的错觉只是错觉。

 

然而清咳后还是死寂。

 

宇宙中总是很难有时间概念。

 

没有钟表的滴答声,没有Friday的智能报时,当然也没有小辣椒催命一样的电话。

 

谁让他,伟大的Tony Stark,总是会在自家女朋友——哦,已经晋升为妻子了——的忍耐极限边缘大鹏展翅。

 

哦,他做出这等,鲁莽却十分有创意的决定之前,他甚至想说服小辣椒要个孩子。

 

孩子。

 

手指有气无力且漫无目的地敲击着飞船的地面。

 

Tony觉得自己能清晰的感觉到飞船的速度在变慢,就和他身边的头盔一样在渐渐失去能源,同样的,他也在渐渐失去能源。

 

氧气开始变得稀薄了。

 

他一个恍惚,回过神来似乎之前的一切又都只是他的错觉。

 

只是一个人待久了产生的错觉。

 

“……说真的,我真应该考虑一下离线备份的。”

 

小声嘟囔着,Tony的脸无力地扭向飞船外那一片片幽深缥缈的巨大星群。鬼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鬼知道他是不是连银河系都出了,这个鬼地方唯一值得称赞的就只剩下它的美丽景色了。

 

“其实这样也不错。”Tony只要一想到自己的死因是不知道哪天被一个入侵的外星人一武器捅死或者一炮轰死,又或者是晚年疾病缠身,老的路都走不动了,最后躺在病床上折磨自己最后死去,他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窒息而死。

 

不是什么好死法。

 

但好在墓地不错。

 

“没有哪个地球人能像Stark一样享受这么高级的葬礼——葬在宇宙,与星光同在!”如果不是实在没力气,Tony觉得自己绝对能站起来原地表演一个手舞足蹈——字面意义上的那种。

 

“他们会在我的墓碑上写些什么呢?”自言自语,"一个自大的混蛋。"

 

“一个拐骗小孩子去当超级傻子的坏大叔。”

 

“一个没有计划的自我中心主义。”

 

“一个极端自恋的妄想家。”

 

“一个黑心的军火商。”

 

“一个只会惹父母生气的叛逆青年。”

 

“一个天才。”

 

“一个疯子。”

 

Whatever. 

 

“我只是一个死人而已。”

 

手边的面甲彻底耗尽能源,发出最后一声微弱的悲鸣,化为了一块脑壳形状的铁块石头。

 

别说,造型还挺别致。

 

船舱内的空气在变得稀薄。

 

错觉?又或者不是

 

Tony扯开衣领,头往身后一仰,靠在飞船冰冷的金属墙壁上,呼吸渐渐沉重。

 

窒息从来不是种舒服的死法。

 

对一个Stark来说,最不能忍受的不是别的任何什么,缺少金钱,美酒,女人,不,不是,仅仅只是不能忍受他的大脑的停止思考——某种意义上来说和Sherlock Holmes一模一样,虽然这只是个小说人物。

 

Tony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大脑快要停止思考了的,在无聊到疯狂边缘疯狂试探的Stark。

 

哦,见鬼的缺氧,他让我的大脑不能思考。

 

如果可以和上帝讨价还价,Tony一定会是第一个向上帝请求一种清醒的死法的人类——虽然他完全不信基督。

 

伟大的钢铁侠信仰他的科学霸霸。

 

Tony莫名地想到了Ultron。

 

如果Ultron计划成功了——他是说如果,那么那个马脸博士看到的……鬼知道多少种结果里会不会多出一次成功的?

 

哦,可算了吧,如果真有Ultron,指不定连唯一一次成功的都要没有了。

 

Tony默默地划掉这个不切实际的可能性。

 

应该说不愧是邪神的权杖吗?那句东方古语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物似主人型,难怪从里面弄出来的AI跟小鹿斑比一个德行。

 

他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飞船的速度明显降下来了。

 

Tony觉得空气似乎在急剧变得稀薄,简直快赶上万米高空的飞机了,开着机舱门的那种。大脑有种该死的缺氧感让他不得不大口呼吸以纳入更多的空气,以及空气中少量的氧离子。

 

“来的真快。”Tony嘟囔着,手不自觉的把旁边的大头铁块揽得离自己更近一点。

 

手上的面甲触感很奇怪,有一半是不规则的——原谅他吧,毕竟纳米材料都被那只巨大的活体紫薯给砍光了,剩下的也仅仅只够覆盖他一半的面容。但对Tony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套盔甲。

 

从来不是。

 

极度缺氧的情况下,保持清醒就是一种奢侈。

 

“Please take a deep breath, sir. ”

 

很久没有听到过的话,却是熟悉的声音。Tony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马里布别墅下面的那处海底。

 

只是这次没有爆炸,没有坍塌,没有海水,只有比海水更加窒息的空茫。

 

Vision?还是Jarvis?

 

像是溺水的人挣扎着保持清醒。

 

只有Jarvis,那个不像是AI的AI才会叫他sir。

 

但他早就弄丢了他的第一个AI。

 

这是事实,无法忽视,无法遗忘。

 

徒劳。

 

Stark从来不后悔。

 

曾经的基督教徒在星期五失去了他们的主,钢铁侠启用了Friday在弄丢了Jarvis之后。

 

“Sir. ”

 

他的AI总是表现得像是一个人类。

 

“你已经变成Vision了,坏孩子。”

 

手脚冰凉,身体却在躁动。Tony感觉不到自己在哭泣,但事实是他哭了。伟大的钢铁侠,有勇气独自穿越虫洞送核弹的钢铁侠,有勇气制造一个天网的钢铁侠,有勇气打上别的星球的钢铁侠——

 

在这艘几乎可以判定死亡的外星飞船上,哭的像个孩子。

 

徒劳,徒劳,徒劳。

 

Hallucination. 

 

幻觉。

 

他大口呼吸的样子像是一条濒死的鱼。

 

“Jarvis。”

 

“For you, sir, always. ”

 

眼前的星光渐渐消散。就像是曾经亲眼看着齐塔瑞军队的飞船爆炸一样,Tony觉得大概是有一颗恒星在他眼前——很远的地方,爆炸了,变成了一颗超新星。

 

满眼都是暖橘色的光芒。

 

“Jarvis? ”

 

青紫的嘴唇蠕动着吐出一个单词。

 

呼吸活动还在进行,但已经没有多少空气了。

 

意识像是老旧的墙皮,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片一片的剥落,砸在漆黑的虚空里碎成了渣。

 

“Mr. Stark, I'm sorry. ”

 

“Tony. ”

 

“Stark. ”

 

“Stark. ”

 

“Tony. ”

 

“My friend. ”

 

“Welcome home, sir. ”

 

青紫的嘴唇勾起最后一个Stark式的笑容。

 

Goodbye, my friends. 

 

耗尽了所有能源的的飞船悬停在这片瑰丽的星系,尽职尽责的为一个伟大的人类做最后的墓碑。


I'm home. 



评论
热度 ( 16 )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