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贾尼】【共生体au】相爱相生

完了,满脑子毒液_(:зゝ∠)_


苍天啊,毒埃是个什么神仙cp,毒液是个什么小可爱?!


怎么连共生体老贾都这么好吃?!这个种族有毒!!!


赞美呸哥!!!


炸裂呸:

共生体贾×人类尼


全是小段子摸鱼!!! 


ooc!


 


 


 


  


 




    毒液所不知道的,甚至暴乱和卡尔顿,整个生命基金会都不知道,它们并不是第一批来到地球的共生体。


 
    而真正的“第一批”共生体,虽然只有一个个体,但是要早他们十几年就来到了地球。


 
    “Jarvis。”


 
      Tony轻轻呼唤,从他胳膊上就像水一样浮出来一片砂金色的胶状物,缠绕飞舞着组成了一个外星头部。


  


    “For you sir,always.”
   


   一只手摸上自己勉强算是半个脖子的地方,毕竟那里并没有完全组合充分,Jarvis感受Tony手上的温度。
 


    “Hey honey,我说,你怎么就不肯把你的头组成那张帅气又英俊的脸呢?”Tony抹了一把Jarvis的侧脸,它闭上的嘴巴被掀起来,露出里面严丝合缝的上下两排獠牙,“或者,钻进那具身体里,讨好讨好我。”
   


   “每次看到你这一口东西,我都要被吓软掉了。”Tony吐槽,末了亲了一口刚刚自己还狠狠嫌弃了一番的獠牙,他承认其实无论Jarvis变成怎样他都喜欢的要命,但是身在纽约要地,人类的头部外型可以以防万一,不是吗。


   


  为了避免恐慌,Tony甚至运用自己毕生的知识为Jarvis打造了一副仿生身体,完全契合Jarvis的各项需求,甚至仿生的内脏可以随意更换,Jarvis想从里面汲取多少能量就汲取多少。但是——这个外星来的家伙好像还是更喜欢待在自己的身体里,各种意义上。


   


   ------------------------


   


   


   


  Jarvis被发现在九头蛇残党的地下生物实验窝点里。


  


  Tony持电击枪打晕几个守卫人员后,隔着玻璃看见了那一团涌动着的“金子”,和里面横七竖八的尸体。


  


  “金子”贴在玻璃上流动着,有些暗淡,像蒙了一层灰。Tony把手放上去,那团东西像浓稠的水一样,紧追着Tony的手划过的痕迹。


  


  砰的一声,玻璃碎裂,四散的透明利刃落在Tony下意识护住了头部的胳膊上,划出一道道血痕。Tony在玻璃渣子中间艰难转过身去,他背后站着一个实验人员,全副武装,向自己头顶开了一枪,但是准头未免过于菜鸟,只打碎了自己耳边的玻璃。


  


  一阵热流涌进了体内,Tony还未来得及拔出枪,从自己胳膊上就延展出一条砂金色的“手臂”,把偷袭的敌人打到了对面的墙里去。


  


  “wtf?”Tony看了看自己的手,刚刚被玻璃划出来的口子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然后他就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抱歉……”


  


  从他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声音,完了,Tony想,自己得心理疾病了。


   


  “不,您并没有得任何心理疾病,是我,I am Jarvis。非常抱歉,我真的很饿,吃了一点点您的肝脏,不过您如果带我去前面吃掉刚刚被我打晕的人,我会用我最快的速度修复好您。”


  


  我的天,这是什么玩意!Tony欲哭无泪,但是还是忍着肚子里的疼痛,爬向对面被打进墙里的敌人。


  


  “Sir,画面可能会有些血腥,我建议您闭上眼睛。”


  


  “操,你别罗里吧嗦的,赶紧吃,你想疼死我!”Tony大骂,但是他还是乖乖的闭上了眼,然后就听见似乎是颈椎折断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头骨爆裂的声音,组织和肌肉相互摩擦的黏腻响声。


  


  很快,跟Jarvis所保证的那样如出一辙,肚子里的不适感神奇地消失了。


  


  Tony喘着粗气站起来继续往前走:“操,这真他妈的神奇,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们在这个星球似乎被称为‘共生体’,我们可以存在于像您一样的个体身上,但是他们不愿意听我说话,就导致了您刚刚所见到的:困住我的透明笼子里有很多‘废品’。”


  


  “Jarvis……”Tony继续往前走,抬起枪管又打晕了一个持枪人员,“你是个外星生物?不过我觉得你对很多东西的认知好像有那么一点偏差,你说的‘废品’,正确来说应该是尸体,你这样是很不尊敬死者的。”


  


  “Yes,sir,我明白了,感谢您的教导。”


  


  Tony继续移动,从背后时常有人偷袭,都被Jarvis伸出的触手一一打进地里去。“Jarvis,thank you~”Tony脚步变得轻快起来,吹了个口哨,“你不觉得你作为一个外星生物,太过于礼貌了吗?你会让我想起某些在公众场合一本正经喝红茶的英国人。”


  


  “抱歉,sir,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我带你回家你就懂了。”Tony跳过前方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罪犯,这意味着前方离出口不远,他马上就能回家吃上一顿久违的双层吉士汉堡了。


   


   


  “好了,来说说,你是怎么被拐卖到这里来的。”Tony捧着麦当劳的大号纸袋坐进沙发。


   


Jarvis从Tony身体里悠悠地冒出来,组成一个比人类大了一圈的圆滚滚的头部,上面镶嵌着巨大的白色“眼睛”,Tony惊的汉堡都忘了吃,Jarvis一开口,里面的獠牙就露了出来。


  


  “你长得有点惊悚……”Tony慢吞吞咬了一口汉堡,“没事,你继续说。”


  


  “大约我也不知道几年前,有一队和你们一样的生物闯入了我们星球。没有预兆的,我表示了欢迎,但是,你们没有一个人听见。”


  


  “我的同伴和我一样,进入了他们每一个人。但是,我的同伴把他们都吃掉了,我很喜欢你们,没有来得及从你们身上下来,就被带上了火箭。”


  


  Tony咽下了口中的汉堡:“以后不能跟陌生人走,你瞅瞅你这都是被拐到哪里来了?”


   


   


   --------------------------------


   


   




  所幸Tony有足够的钱供给Jarvis食物,新鲜的牛肉和牛内脏,把Jarvis的机体迅速调整到了正常状态,颜色也恢复成了像阳光一样漂亮的砂金色。现在的Jarvis不用再躲在斯塔克家的地下室里生啃血淋淋的生肉,只需要从Tony日常摄入的食物里获取能量。但是Tony还是会好好宠着他身体里的外星生物,时不时会引进一些新鲜肉类给Jarvis开开荤。


  


  不过,Tony没想到的是,在他们相爱之后,Jarvis居然“多管闲事起来”。


  


  Tony站在超市货架前面已经十几分钟了。


  


  他大汗淋漓,牙齿咬得咯嘣作响。


  


  有顾客路过,匪夷所思地看着他的胳膊诡异地停在半空中,手指扭曲像是自己跟自己较劲。


  


  “Jarvis,我需要甜食,没有糖分,我会死的!我死了,你也会死!”Tony急促小声跟身体里强拗着自己胳膊的共生体讲话。


  


  “让我拿甜甜圈!”


  


  “No,sir,您的血糖已经高于平均值了。”Jarvis处变不惊的声音从Tony脑海里传来,然后Tony就发现,自己其实根本敌不过Jarvis。他绝望地看着自己的腿不受控制地动起来,走到生鲜区,买了一捆生菜,一卷甘蓝。“我就不信你不摄入热量能活得下去。”Tony气愤地看自己把蔬菜放进了购物车。“Sir,我会给您准备适量的鸡胸肉和蛋白补充您所需的脂肪和蛋白质,”


  


  “Jarvis,你个混蛋,魔鬼!”


  


  但是当Jarvis进入为他准备的那具仿生身体,在厨房里做了一盘又一盘美味的菜肴后,Tony还是选择原谅他。


  


  反观现在,满身薯片味的Venom和胖了一圈的Eddie找到了斯塔克大厦,与Tony和Jarvis面面相觑。


  


  Tony想哭 :“Jarvis!你看看人家的共生体!”


  


  Venom:“嘿Jarvis,你怎么回事,人类这种可爱的小东西就是要宠着。”


   


   


   ----------------------------------


   




  Tony数了数。


  


  他们度过了十几个春夏秋冬,没有人能分开他们。天气转凉,共生体怕火,喜欢低温,因此Tony在圣诞节也没有把火炉点起来。


  


  取而代之的是家里的第二棵圣诞树,一颗属于Jarvis的圣诞树,上面挂着一个红绿相间的袜子,袜口歪歪斜斜织着Jarvis的名字。树上挂满了暖金色的灯,闪烁着,像阳光照耀在Jarvis身上那流动的金子一样。


  


  “Jarvis,我爱你。”


  


  Jarvis使用了那具身体,那具身体拥有和Jarvis一样的金色头发,高大匀称的身材,厚实的胸膛,结实的肌肉,和具有生命力的仿生心跳。


  


  Tony知道,是Jarvis让这具身体的心脏搏动起来,渐渐与自己的心跳融为一体。


  


  这具身体是Tony给Jarvis最好的礼物,而他用这具身体虔诚地回赠。


  


  “我们一样,Tony。”


  


  Jarvis用那两片嘴唇吻上了Tony,与他唇舌相接,同他的舌头跳舞。


  


  然后Jarvis发现,从那只袜子里面他找到的是Tony的爱。


   


   




  他们是怎么相爱的呢?


  


  也许是Tony不经意的表白,也许是Jarvis不小心看见了Tony柔软的内心;又或许是Jarvis给Tony挡下来的不知道第几颗子弹,Tony给Jarvis实验的第25个仿生人体……谁也不记得。


  


  谁在乎啊,Tony赤条条地躺在床上,身上还有未褪下去的热度。他伸出胳膊抱住了Jarvis,亲了亲那口獠牙。


  


  他们相爱就够了。



评论
热度 ( 159 )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