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我有一本日记本

沧浪拙狮:

再见了,老爷子,谢谢您带来的一切
就当是我做的一个梦


我有一本日记本,我已经决定要一直把它带到坟地里去了,虽然我不知道今后过日子会不会有缺金少银的时候,但是我想好了,再穷不能穷气节!我一定不会卖掉它的。


为什么提这个呢?因为如果卖掉这本日记的话,我下半辈子大概能衣食无忧,噢,前提是买它的人能信那上面写的内容。


你猜上面记了什么?没被挖掘的理科公式?治疗癌症的新药配方?10天后要开奖的彩票号码?


不,啊也不是“不对”,上面是有一些超出我们这个世界理解范畴的东西,但是我发誓要带进坟地里的,是日记的最后一页记录的一段对话,在一个老旧火车站的长椅上的对话。


———————————————————


2018.11.xx(老天,我还是不知道这里的今天对应的是哪一天,感觉是11月应该没问题)


今天是我被丢到这个世界的第170+的某天,说这个世界你们可能不太懂,那我再强调一下,这边真的有美队、雷神、钢铁侠、教授、老万、凤凰女……


哎,真的,我也没指望以后谁看到这本日记本之后能相信我在说什么,不,更准确地说,我已经不指望能回去给谁看这本日记了。


这么说来好像没有记日记的必要,但怎么形容呢?我只是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今天会有大事发生!比如我能回去之类的,好吧,虽然这170+天里,我每天都有这个预感。


emmmmm,还是有点不清不楚的样子?我觉得还是从头说起吧。


5月18日,我们去看《死侍2》的时候,我被彩蛋砸中了,真的被砸!中!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世界不太对,我正置身纽约市中心的广场,大屏幕上放着漫威的宣传片,一直放一直放一直放,每个都在放,在我惊叹迪士尼这也太有钱的时候,钢铁侠从我头顶飞了过去,我揉了揉眼,他又飞了回来。


红金面罩打开了,人群爆出一阵欢呼“ironman !ironman!ironman!”


我戳了戳身边的一位高中生“hey,那是RDJ吗?”


他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瞧了我一眼“那是Tony Stark。”


过了两天,我确定自己被动穿越了,可以的,死侍,你真tm太可以了。


好了,把背景复习完了,现在能回来继续说了。


我傍晚的时候去了附近的一个火车站,是个特别破的小站,这几天我把那儿的情况摸清楚了,一天只有两班车,我去的时候,下午那班应该开走了快半小时了,所以不会有什么人。


我散步到站台上,果然只剩下了一个老爷爷,还挺帅挺时髦,戴着帽子和大框的墨镜,也没拿行李,可能是跟我一样来散心的?


我鬼使神差地走过去跟他打招呼“晚上好啊。”


“晚上好啊,小姑娘,”他听起来很开心,“我在等车。”


“可是第二班车已经开走了,难道今天晚点?”我抬手看了看跟我一起被砸到这边的手表,时间并没有问题。


“噢,今天他们加班,会多来一辆,你可不能上错车啊。”


“我不坐车,只是过来散步。”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你陪我聊聊吧,小姑娘。”


我点点头答应了,在被丢到这个世界之前,我在大学里去做过志愿,很多老人都喜欢跟年轻的孩子聊天。


“您想聊些什么?”我问他,已经做好了听一通长篇大论的准备。


“就说说那群小兔崽子们吧,我们那个大院子啊,可热闹了,只是这两年像我这样的的老家伙不多了……”


我原本以为会很无聊,你知道的,老人们说话总是颠来倒去的,有时候一件事能讲上七八遍,但他讲的,还挺有趣的。


他说孩子们都很好很聪明,有个老是耷拉着张脸的小鬼,年纪不大就能主刀做手术啦,可厉害了,没过多久就出了名,好多人都求他治呢,可惜后来出了些事,把手给弄伤了,不过好在他之后又拜了个师傅,学了更好的手艺,现在又能独当一面了。


我适时地插了句嘴“那可真厉害啊。”


老人轻轻咳嗽了一声,接着说,是啊,可要好好谢谢他那个师父,不过那个小鬼也有一点不好的,老是耷拉着脸,把脸都耷拉长了,哈哈哈哈哈。


我也坐在旁边陪着他笑,感叹这老人家心态真好。


笑够了,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讲故事,这第二个就真的是厉害了,他告诉我,这个孩子吧,太能学了,太能钻研了,这个博士那个博士,左一个博士右一个博士,我都不知道那些博士名头都是研究什么的,反正就是博士博士博士……小姑娘,我跟你说,考那多博士也不好,你看啊,你做了博士就要待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吧,那个小兔崽子啊,搞个实验差点把自己弄死噢。


我接过话茬“那他后来没事吧?”


“没事,”他对我摆摆手,“现在嘛,看上去倒是没什么两样的。”


他看起来不想再讲那个让他操碎心的博士儿子了,很快又讲起了另一个特别讨他喜欢的孩子,学习成绩好、又乖又听话、知道体贴长辈、知道要帮助别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害怕不会丢掉希望……可是那一阵日子不好过的时候,他为了整个院子,就是把这个孩子给寄养出去了,说到这儿老人伸手到墨镜下抹着泪。


我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老人家,就想着赶快换个话题,正好我也很好奇他到底有多少个孩子。


“噢,是这样的,我们那个院子里有好多我这个年纪的老家伙呢。”


原来还有好些是朋友家的孩子。


等情绪平静下来,老人又开始教育我要体谅自己的长辈,因为“养你们一场都不容易啊。”


他做过好多好多工作,在海滩上卖过热狗,在大厦做过保安,在美国队长纪念馆也做过保安……


听到“美国队长”,我的眼睛亮了起来,被他看见了,他哈哈一笑说“我就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听这个,我当保安的时候,每天有好多人来呢,男孩子就喜欢一跳一跳去够那根身高线,女孩子嘛,尤其是年龄大点的,就在画像前站着不动盯着看balabalabala”


但是后来他被辞退了,因为归他管的那块区域丢了东西。


我跟着骂那个小偷“哪有这样的!太坏了!”


但可能到了他这年纪,就不会计较这些了,他只是摆摆手,说这也不算什么,反正后来也找到工作了。


那是一份快递员的工作,他骄傲地说自己还去复联送货快递,那Tony Stark眼熟,也是他们院子里的孩子,说不定他还给他剪过头发。


说起剪头发,老人来了劲,他表示前些年有个不听话的,非不肯剪不肯剪,跑到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去了,不还是给他抓住了?被按在椅子上还威胁他“这会遭到神明的怒火”,可去他的吧,老大不小了还中二,难怪他兄弟都嫌他丢人噢。


老人家拍手大笑,我也跟着一起闹腾,但这会儿我已经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糊涂了,这讲得也太天马行空了吧?


他接下来的话打消了我的怀疑,这老人家绝对是糊涂了,因为他数落那个孩子的时候说“他也不看看,我那会儿可是将军呢,就是美国队长打仗那会儿。”


二战老将军?这好像不太现实呢。


“呜呜呜——呜呜——”


真的又来了一班车,而且是老式的火车,我有点纳闷,看着它停在不远处。


老人站起来,腰背挺得很直,一点看不出老态,临上车了,他突然回过头来看着我,然后拍了下手“哎呀,我看出来了,是那个小兔崽子给你开玩笑了是不是?”


“哈?”我一头雾水看着他。


“来,这个给你,”老人走回我跟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彩色的小球球塞给我,“待会儿再打开啊,知道吗?”


“这是什么?”我问他。


“彩蛋。”


可别吧!我就是被彩蛋砸过来的……


在我低头打量那颗球的时候,老人已经上了车,他从车窗里向我挥手。


火车启动了,有什么东西促使我往前跑去,喉咙口有一句话在往外冲“您要去哪儿啊?”


这时候,我已经跑到了站台尽头。


搅着火车轧过铁轨的声音,传回一句“我去找我那几个老朋友!”


好了,今天的日记就是这样,现在我正拿着那颗彩蛋准备打开,不知道会怎么样,总之,世界真美好。


———————————————————


现在我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日记本,我不会卖掉它的。

评论
热度 ( 60 )
  1. IZAYA沧浪拙狮 转载了此文字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