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贾尼】十一月活动文 · 他的猫

关键词/散落一地的糖果纸

流浪猫Bob AU

大量ooc预警

猫咪贾x流浪妮

1
美国纽约又一次下起了雨。

这对于已经入冬了的纽约街道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寒冷附着雨水一个劲儿地往行人的脖子里钻。Tony紧了紧身上并不厚实的一件大衣,站在车站的屋檐下瑟瑟发抖。

他抬头看了看天,知道自己如果露宿街头的话,也许会被冻死也说不定。

不,不是也许,是一定。

Tony又紧了紧衣服,企图把无处不在的寒风挡在外面。然而这明显并没有多大的用处,等他回到自己的临时居所的时候,他还是浑身湿透,瑟瑟发抖。

迅速把自己扒了个精光,顶着一身寒气,他迈入放好热水的浴缸里。感受到自己渐渐回升的体温,Tony躺在浴缸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喟叹。

他身边的钱已经不多了,也许不过多久他就会失去这套窄小又阴冷,放在从前他一定看也不会看一眼的小房子的使用权,然后在美国最寒冷的几个月里不得不流落街头,食不果腹。

Damn fuck it.

狠狠地把有些凉了的水掬起来泼在脸上,Tony烦躁地撸了一把自己有些长了的头发。他从浴缸里跨出来,来到狭小的卧室翻出最后一支注射剂,用牙齿拔掉盖子,把针头抵在自己的手臂上。

从STARK INDUSTRY的少东沦落到一个街头流浪汉,颓废如斯的三个月,他却成功的从自我放逐般的流浪以及毒品中寻找到一种病态的快感。Tony嘲讽地笑了笑。

就在他要把针头插进手臂的时候,一声玻璃杯破碎的声音突然吓了他一跳,针头擦着手臂划过,带起一串血丝。

“Shit!”Tony低咒一声,气呼呼地把针管往床上一扔,他走向发出声音的厨房,“谁在那儿?”

他顺手超起靠在墙边的雨伞,一把推开厨房的门,出乎他预料的是,和他大眼瞪小眼的不是一个人,或者说不是一个人类。

那是一只猫。

一只披着浅姜黄色的毛发,有着一双浅蓝色眼睛的猫。

“喵。”轻轻地叫了一声,猫迈着优雅的小猫步从料理台上跳下来,淡定地舔着地上流了一地的牛奶。

Tony这才发现,冰箱门被这只狡猾的坏猫勾开了最上面的一扇门,而原本放在冰箱里的瓶装牛奶也被小坏蛋从冰箱里面偷出来,砸在了地上,里面剩下的小半瓶子牛奶流了满地。

而罪魁祸首正在毫不客气地大快朵颐着自己的战利品。

“哦,坏孩子,”Tony放下手上的雨伞,“你可真是个个技术拙劣的小偷。”

他把趴在地上舔得正欢的猫从地上拎起来——意料之外的听话,一路把它拎到门外,“好了,坏孩子可以走了,没有下一杯牛奶了。”

“啪!”

门在猫的眼前被Tony摔上,差点没夹到它的鼻子。

“好吧……”Tony回到厨房,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和牛奶,挠了挠脑袋,觉得自己的头有点大,咕哝一句,“臭猫。”

等他硬着头皮收拾好厨房后,Tony望了眼湿冷的窗台,犹豫了一下,打开大门。出乎他意料之外,猫还没走,乖巧地蹲坐在门外。

他还以为它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呢。

猫见到他,轻轻地叫了一声。

Tony挑挑眉,“只有一晚上。”

猫看了他一会儿,迈着小碎步,一路小跑着跑进屋里。Tony跟在它后面,莫名觉得猫的背影透出了一丝丝欢快。

Tony在沙发上简单铺了几件厚一点的衣服,拍拍沙发,“好了,坏孩子,这就是你今晚的窝了,嘿!”他把猫四处转动的小脑瓜强行掰回来,“不许挠沙发!”

顿了顿,他加了一句,“更不许在我的衣服上随便乱来!”

“喵。”

Tony狠狠胡噜了一把它的猫头。

他站起身,打着哈欠转身走向房间。

渐渐的,房间里的声音平歇了,猫睁着一双剔透的浅蓝色眼镜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它走到Tony的床下,仰头看了看对他来说略显高大的床沿,纵身一跳,直接跳到了Tony的身上,压得人闷哼一声,但还好没醒。它轻巧地跳下来,走到Tony的身侧,默默地把自己蜷起来,悄悄闭上眼睛。


2
Tony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几乎凑到自己脸前的,一张跟饼那么大似的猫脸。他吓了一跳,一脸嫌弃地推开跑到自己枕头旁边蹭睡的猫,“起来了,坏猫。”

一人一猫吃了早饭,Tony打开门,“好了,你可以走了,这里可没有多余的牛奶了,亲爱的。”

“喵。”猫回头看了他一眼。

“没有。”Tony呲着牙比了个叉。

“喵。”Tony莫名觉得这家伙好像看上去有点失落。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罪恶感,Tony蹲下来挠挠猫的下巴,“好吧,如果你今晚还来的话,我请你喝好吧?”

“喵。”猫轻轻叫了一声,转身跑向草丛,身体一矮,就不见踪影了。

Tony耸耸肩,转身走上公交车。

他得赚点钱了。

时间过得很快,等Tony回到家,看到房门前十分优雅地蹲坐着的猫,他竟然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

他有种感觉——嘿,别这么看他,天才的感觉一向很准——

这一定是一只很特别的猫。

他蹲下去挠挠猫脖子,“进来吧。”

“嘿,牛奶在这儿,”Tony端着个小盘子放在猫的面前,轻轻地揪着正溜向冰箱门的小坏蛋的尾巴,“不许翻我冰箱!”

“喵。”猫低下头去舔盘子里的牛奶。

Tony趴在桌子上,一手抚摸着猫那一身意外顺滑的皮毛——手感不错,一手撑着下巴,“你要留下来吗?有罐头?”

“喵。”

“好吧,小馋猫,你要吃罐头。”Tony挠了挠它的小肚子,“吃了我的东西,就算是我的猫了,给你起个名字吧?”

“Eddie?”

“呼噜噜~”

“不喜欢?好吧,换一个,Jack?”

“呼噜噜~”

“还不喜欢,那……”

“Jarvis?”

“喵。”

“就叫Jarvis了。”Tony满意地撸了把Jarvis的尾巴,成功让Jarvis在他手上留下三道不轻不重的白色抓痕。

“小坏蛋,”Tony“嘶”了一声,揉了揉自己泛疼的手背,咕哝一句,顺手剥开一粒糖正要放入嘴中。

“喵!”突如其来的一道爪影从某人手里虎口夺食,一爪子拍掉了Tony手上的糖果,并在Tony的目瞪口呆中,Jarvis一脸淡定的一脚把糖果踹得不见踪影,然后盯着剩下的反射着阳光的糖果纸,试探性地伸出爪子,挠一下,再挠一下。

很快他就自顾自地玩儿的不亦乐乎。

至于某个痛失到口的糖分的嗜甜症晚期患者正在悲痛那颗和自己失之交臂的糖。

“Jarvis!你这个小混蛋还我糖果!”

“喵!”

“肉罐头没有了!”

“喵。”

“……好吧,只给你吃一半。”

“……喵。”

“……行行行,给你吃还不行吗!”



-To be continue-

☆.。.:*・°☆.。.:*・°☆.。.:*・°☆.。.:*・°☆


ps:

没写完,但还是不想咕,就先放一部分

本来是定在今天赶完的,结果早上起来世界就变了,突然没什么心情写文……

哭了一天,也该继续下一步了。

……心情有点乱,嘛,我之后会补完的,总之先占个坑( •̥́ ˍ •̀ू )

不想看的可以跳过,真的,反正写的不好看。















评论 ( 6 )
热度 ( 8 )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