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耳雅太太这故事……咋听着那耳熟呐?😂😂😂这算是中国版锤基???😂😂😂

“泫氏和逻氏。”展昭道。

    白玉堂惊讶,“我听我师父提起过,他说泫氏是他的好友,逻氏是个混蛋。”

    展昭嘴角抽了抽,“我外公也这么说,不过……”

    “历史上逻氏是大英雄。”白玉堂道,“泫氏却是邪恶的代表,牟朝篡位。”

    “那张画像上的,就是泫氏。”展昭回答。

    白玉堂吃惊非小,“泫氏二十出头就过世了,一生短暂……历史上他是和逻氏为了争夺王位而战死的,可是我师父一直说泫氏本来对王位没兴趣。不过每次说到这里,他就开始飙脏话骂逻氏,说什么活该他后悔一辈子什么的。”

    展昭轻轻打了个响指,“外公比天尊稍稍冷静点,他说这俩骨子里都是王,原本兄弟之争可以避免的,可惜逻氏年轻时候太蠢。”

    “那具体是怎么回事?”白玉堂倒是好奇了起来

    “泫氏和逻氏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知道的吧?”展昭问。

    白玉堂点点头,“世人都说泫氏善妒,善阴谋诡计,而逻氏却是个光明磊落的大英雄……当然了,这话不能让我师父听到,他说光明磊落是因为一个人蠢得实在找不出别的优点了,所以凑合一下。”

    展昭忍笑,“我很仔细地八卦过那一段事情,大多都是葬生花告诉我的,还有我逼外公讲了一些。”

    白玉堂很感兴趣地听。

    “泫氏和逻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甚好的兄弟,他俩相差两岁,逻氏的确是威猛英勇,文武全才,十分的完美,但是年少轻狂,因为几乎战无不胜,所以狂妄无比。泫氏从小体弱,武功不怎么样,但是非常非常的聪明,他俩几乎形影不离。在众人的眼里,逻氏是太子,泫氏是皇子,兄弟两感情也很好,泫氏一直都把自己当成是辅佐王者逻氏的,两人合作无间。”

    白玉堂点点头,“那后来为什么会反目呢?”

    “这兄弟俩……怎么说呢,感情其实有些超越兄弟情,你明不明白?”展昭挑挑眉。

    白玉堂略惊讶,“兄弟俩来禁忌的?”

    展昭一摊手,“听外公说,问题出在逻氏身上,泫氏十六岁的时候,逻氏酒后吐真言,两人终于捅破窗户纸的时候,被他们的爹看到了。”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这个……你外公也意外的八卦。”

    展昭笑了笑,继续道,“于是,问题大发了,老皇帝将一直形影不离的两兄弟分开了,他将老二泫氏囚禁了起来。”

    “为什么?”白玉堂不解,“逻氏年纪更大,犯错的是他才对啊。”

    展昭点头,“老皇帝其实一直都不喜欢泫氏,一来,逻氏和他长得很像,又有王者霸气,可以继承皇位。而泫氏的母亲因为长得漂亮,是老皇帝抢来的,她原本与以为将军情投意合,后来位将军已死了,于是爹娘见皇帝相中她,立刻将她送进宫了。但泫氏不足月出生,长得和逻氏以及老皇帝一点都不像,所以坊间都传说,泫氏并非真正的皇子,以你很多人都对他不怎么尊敬。”

    白玉堂却说,“不是亲兄弟不是更好,能光明正大在一起。”

    “老皇帝将泫氏关起来,只让他看书,一关就是四年,从十六岁关到了二十岁。”展昭道,“直到逻氏和一个皇族女子订了婚,泫氏才被放出来。”

    白玉堂皱眉。

    “泫氏被放出来之后,逻氏开始刻意跟他保持距离,四年前的事情,就当做是年少无知吧……”展昭道,“两人进入了一种诡异的怄气的莫氏,泫氏不理逻氏,逻氏就故意在泫氏面前与公主恩恩爱爱。”

    白玉堂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幼稚。”

    展昭接着道,“你师父有没有跟你说过,逻氏和天尊打过一架?”

    白玉堂微微一愣,“为什么?”

    “泫氏和天尊关系相当好,而且逻氏有求于妖王,所以妖王带着天尊和我外公在他们那儿待过一阵子。泫氏聪明博学,和天尊很合得来,两人可能有些过于亲密,所以逻氏吃醋了。”

    白玉堂叹了口气,“故意的吧?”

    “外公也说是。”展昭一笑,“外公说,泫氏是世上少有的聪明人,别看他文弱,但是性格相当的可怕,其实他是知道要怎么囚禁的地方溜出来的,但是他没有出来。”

    “哦?”白玉堂惊讶。

    “泫氏被关在一座宫殿里,虽然四面环山,但其实有一条地道可以通到外面。逻氏和泫氏都知道哪条地道,相当于他俩小时候经常游戏的秘密地点。逻氏就是因为知道这个地方可以跑出来,所以没有因为泫氏被囚禁的事情,跟老皇帝太冲撞。”展昭道,“他觉得泫氏一定会偷跑出来,而且老皇帝身体不太好,基本都不出宫门,整个皇城都是逻氏说了算的,泫氏就算跑出来,也没人会告诉老皇帝。”

    白玉堂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了然,“但是泫氏没有出来?”

    “嗯!”展昭点头,“他独自一个人住在里边四年,逻氏派人去请他也不出来,于是,两人就这样没有见面,分明路是通的,但是谁都没先去找另一个。”

    说到这里,展昭问白玉堂,“你有什么看法?”

    “泫氏是出于自尊,介于他的身世,他应该从小到大就很自卑敏感。可惜,逻氏像个狂妄不懂事的小孩子。”白玉堂想了想,问,“我师父和逻氏打了一架之后呢?”

   公主的婚事提上了日程,整个皇城开始筹备婚礼。”展昭道。

    “那再之后呢?”白玉堂忽然有些不详的预感。

    “泫氏什么都没说,他拉拢部族,开始跟逻氏抢皇位,心狠手辣,是来真的那种。”展昭苦笑,“逻氏被他整得好惨,最后泫氏查清楚自己的身世,原来他身父真的是那位将军,而且是死在老皇帝手里的。”

    “这么精彩?”白玉堂问,“养父变成了杀父仇人?那爱人岂不是仇人之子?”

    “嗯!”展昭点头,“泫氏最后废黜太子、独揽大权、气死老皇帝,成了皇城中人人唾弃但又畏惧的对象。”

    白玉堂听得出神。

    “我问过外公,泫氏究竟有没有爱过逻氏,他的行为,是本来就想要权利呢,还是有其他目的。”展昭道,“外公说,泫氏天生也是王者,这是本性,不可磨灭!他不争,只是因为爱逻氏。但爱有多汹涌,遭到背叛和羞辱是,恨也就有多汹涌。泫氏在觉得逻氏已经不爱他了的时候,选择了决绝和恨,让自己彻底变成了一个‘坏人’。”

    白玉堂皱眉,“逻氏呢?”

    “长大了呗。”展昭道,“被从神坛上赶下来之后,才明白了曾经的自己有多幼稚,也明白了爱有多深,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两方面已经势同水火,仇恨之深根本无法挽回,发展到最后,只有你死我活的决战。”

    白玉堂仰着脸听着,“当年那场战役很有名,后来泫氏是败的一方,而逻氏是胜的一方,战争的结局是数十万民众庆祝逻氏的胜利,不过按照你的说法,那时候,逻氏的心应该在滴血吧?”

    “呵呵。”展昭苦笑,“泫氏最后永远地消失了,外公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不过妖王说,泫氏已经死了,他给自己的结局是尸骨无存。”

    “真的死了?”白玉堂皱眉,似乎觉得有些可惜。

    展昭点头。

    “他没有留下任何的信息?”白玉堂问。

    “没!”展昭摇摇头,“一把火将所有跟自己有关的一切都烧了,消失得彻彻底底,就好像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连一样可以给逻氏凭吊的东西都没有留下。”

    白玉堂摇了摇头,“他俩其实,最后都已经疯了吧?”

    “我也觉得。”展昭无奈,“外公说,原本的逻氏,狂妄自大让人生厌,然而泫氏让他长大了,战争结束后的逻氏成熟稳重,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真的变成了一个完美的王者,只是……”

   

评论 ( 25 )
热度 ( 46 )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