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老贾纪念月】A Doll

刀子 ,不知道算不算老贾纪念月的产物

一发完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1—
他很庆幸,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那个总是臭着脸的老头。

哦,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那个老头子不算个帅哥——好吧,他指的是他年轻的时候。

就像他一样帅。

他很想潇洒地摸一把自己下巴上的小胡子,但僵硬的手让他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也许下次他应该给自己做一个可以活动的手部,他百无聊赖地敲打着自己的关节。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可真不适合他现在的职业,他颇为自恋地想,他真应该活得像个天才。

而一个天才,总是需要一个金发大波的女伴的。

—2—
大概上帝真的听到了他对于现任职业的抱怨,虽然他仍然做着他那份无聊的工作,但他的主人不再是个只会花天酒地或者捣鼓电焊枪的死老头,而是一个有着一头金发,身材非常符合他的胃口,皮肤白皙到快要闪瞎了他的老眼的……男人。

好吧,男人。他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嘿,你都给我换了个金发了,干嘛不再干脆来个大波算了?我可是性别男爱好女,纯正的老直男一枚好么!

如果人偶也有性别的话。

—3—
但是,好吧,老天爷总是公平的。

新换的主人再令人满意也总是会有点缺陷的。身为一个天才,他得学会包容。

哦,我可去你的包容。他翻出第二个白眼。

这哪儿是缺陷,这分明是残缺!

他看着他现任的主人每天维持着一个表情——那完美得体的微笑,简直不像是这个见鬼的公司的老总,而是上帝的代言人——定时定点,坐到他的面前,目不斜视,专心致志——工作!

天啊!工作!处理文件!他简直要尖叫出声了!

哦,虽然他闭得死紧的嘴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他的主人是活在上世纪的老古董吗?这年头不翘班的老板绝对不是好老板!他真的很想把他的爪子搭在他的肩上,语重心长地说一句——

嘿!亲爱的主人,你知道吗?缺乏生活情调早晚是会秃头的!快看看隔壁的Charles!

—4—
一个人默默吐槽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当然也很无聊,毕竟又没有人能听他吐槽自己主人的不解风情和没有情调。他觉得自己快要闲得长蘑菇了。

最好不要,他可不想因为太闲而被不明不白的扔掉。

不过,相对于这种闲得蛋疼的生活,他也有收获,比如新任主人的名字。

Jarvis,他撇撇嘴,也不怎么样嘛。

一点不如他的好听。他昧着心想。

再比如,他的主人是个天才,像他一样,不过是IT界的。

那他算是……人偶界的?

好吧,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的亲亲主人眼里似乎永远只有工作,对周遭一切视而不见——美景,美女,还有他。

这可不好。他想。身为一个天才,他怎么能忍受就这么默默无闻下去呢?

可是他是个人偶。

不会动不会笑的人偶。

于是他学会了用他那双大眼睛——盯着他看。

对于一个玩偶来说,这可真不容易。他坚持了三秒钟,放弃了瞪眼游戏——真见鬼,眼睛酸!

—5—
好在,他的主人只是个患有面部表情僵硬症的笑面瘫的IT天才,而不是患有自我封闭症的IT天才。他在他的面前晃悠久了,也就引起了大天才得注意了。

哦,虽然他觉得自己的媚眼大多数时候是抛给瞎子看的。

“嘿,你是新来的?”嗯,标准的英伦腔我给满分。他暗搓搓地想,但这并不代表我要原谅你,粗心的主人。

我都在你面前站了一个月了。

“还是个八音盒……”嘿,什么八音盒?重点难道不该是站在你面前的大天才我吗?他觉得自己已经无力翻白眼了。

“T.O.N.Y”

那是我的名字,笨蛋。

“名字?”他亲爱的主人说完自己就笑了,他摇头,“谁会给一个八音盒起名字呢……”

有啊,比如那个死老头就会。

但他不能说。

“好吧,那你以后就叫Tony了。”

我本来就叫Tony。

Tony Stark

记住我的名字,我的天才主人。

—6—
也许是错觉,但Tony总觉得Jarvis似乎变得话多了,至少在他的面前是的。

他会和他说话,虽然大多数时候是自言自语,会转动他脚底下的八音盒,虽然音乐永远只有那一首,但起码,Tony欣慰地想,他不再摆着一张完美无缺的微笑脸了——拜托,那种表情看多了真的会感觉背后毛毛的好吗!

不过当办公室里除了他和Jarvis外还有第三个人的时候,那张完美的笑脸就又出现了。

感觉自己背后凉嗖嗖的Tony觉得,果然这个办公室还是不要再有第三个人了比较好。

不然嘛……

嗯,害人害己。

他瞄了眼站在旁边一脸严肃的粉色头发助理,这么想到。

难道这个公司的特色就是各式各样的面瘫……吗?

这样的公司真的不会倒闭吗?Tony表示十分的怀疑。

—7—
事实证明,Tony想多了。

这年头面瘫总裁可比花花公子吃香多了,虽然他的Jar是个笑面瘫。

好吧,笑面瘫,勉勉强强也算是蛮可爱的吧。Tony看着正乐此不疲地拿着逗猫棒逗着只小黑猫的Jarvis,莫名这么想到。

原来他的主人可以这样,发自内心地温柔。

—7—
Tony觉得,Jarvis最近一定是欲求不满了。

嘿,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实话实说。Tony冲天翻了个白眼,你看看他那浓重的黑眼圈!这就是证据!

也许他该给他找个女伴?

人偶要吗?

Tony觉得站在他旁边的Pepper赏了他一个白眼——忘了介绍了,Pepper是个跳芭蕾的人偶。

不知道她的锡兵去了哪里,Tony暗自可惜,真该找个人治治她。

—9—
对于Tony来说,Jarvis比起那个死老头最奇怪的一点是,他总能引起Tony的注意。无论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真诚浅笑,或是眉眼间不易察觉的无奈,又或者,只是一个昨夜做过的噩梦。

哦,是的,前几天他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其实是因为他整晚整晚地在做噩梦,醒来后只记得是有关于一个人的梦,其他什么都不记得。

这让他的Jar感到非常……患得患失?算了,将就着用吧。于是以至于精神不振,满脑子sir。

Sir,这听起来很中二病。Tony中肯地评价。但无可否认,Tony觉得不爽,非常不爽,嘿,Jar从来没喊过他的名字,更别提喊他sir了。

为什么你的梦都是关于那个劳什子的sir的,而不是关于我的?

明明陪着你的是我才对。

但没有人听见他的抗议。

人偶学会了嫉妒。

—10—
对于人偶们来说,时间这玩意儿吧,其实就只是个数字。他们不会老也不会死,不会动也不会笑,时间的流逝在他们身上的体现力低得吓人,十年二十年,也许只够让他们表面的色漆从光鲜到黯淡。

但人是不同的。

Tony看着Jarvis脸上不经意间被岁月留下的痕迹,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人,真的是中脆弱的生物。

他不记得他在这张办公桌上到底站了多久,十年?二十年?哦,这对他来说,其实与一天两天没什么区别,除了脚累点儿。

但Jarvis脸上那些细小的皱纹却提醒着他时间的流逝。

他不想再看到一个主人在他面前逐渐老去,而他却因为保养得当,而光鲜如初,就像当初的霍华德一样——哦,你还记得那个死老头吗?对,就是他。

他不想再换一个主人,很少有人能当的起他的主人。

但他什么也不能做。

为什么?

嘿,你忘了吗?

他只是个人偶。

不会动也不会笑的人偶。

—11—
时间总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不愿意而停下它的脚步的。

Jarvis终究还是老去了,渐渐的他也不再来办公室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年轻人,叫Peter,Peter Parker。Tony挺喜欢他,但拒绝承认Peter是他的新主人。

嘿,我只有一个老爹和老贾。Tony对着小屁孩翻白眼,可惜这依然没能阻止Peter把他拿起来颠来倒去地把玩。

Tony觉得自己快要把苦胆给吐出来了。

如果他能吐的话。

哦,他想念Jarvis了。

—12—
分别的一天来得很突然,Tony对于死亡的概念依然停留在“那是一条消息”上,原谅他,他并没有真正见到人死亡。

人偶是没有参加最后告别和葬礼的必要的。

只是Tony破天荒地觉得自己的左胸口似乎裂了条口子,风死命地往里面钻。

他快要坏了。

毕竟他已经可以算是个老古董了。

—13—
Peter第一次正式以公司总裁的身份踏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对于Jarvis为什么要在桌上摆那么多人偶也曾感到十分困惑和不解。但他并没有把他们全都扔掉或是扫进废物箱,相反,他最喜欢他们中一个有着一双棕色大眼睛和别致小胡子的人偶。

哦,上帝,他看起来那么可爱。

Peter控制不住地想要拿起他把玩。

可是今天,当他处理好前任总裁下葬的相关事宜后,再次踏进这间办公室,坐定在桌前后,迎接他的不再是那个大眼睛的人偶,而是一桌的陶土碎片。

那个人偶,碎掉了。

从左胸口裂开了一条口子,“啪嗒”就碎了。

只留下了他脚底下的八音盒。

—14—
“Tony,”五十多岁的总裁在解雇了一个出卖公司机密的员工后,转过头微笑着看着他,“你会陪我到最后吗?”

是的我会,Jar。Tony看着他。

我当然会。

虽然我只是个人偶。

不会动不会笑。

不会跑不会跳。

不会恨也不会爱。

但我会唱“I Love You.”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35 )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