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AYA

没有斑斑的世界是虚假的!

【贾尼】J.A.R.V.I.S (4)

【贾尼】J.A.R.V.I.S (4)
written by:赤いの修羅
Jarvis×Tony

△前方剧情大跳水注意⊙ω⊙修羅要跳剧情,呸,修羅要放时间大法了w
△如果超验人物集体ooc请轻点打我|•ω•`)
△盾铁……emmmmm这个关系有点复杂,反正最终友情向
△其实我只是想发个糖可是我为什么走起了剧情???
△我真的会发糖的,真的|ω•`)
△忠犬Jar属于土豪妮,土豪妮属于你,ooc属于修羅_(:зゝ∠)_

—4—

“Friday,准备运行程序J.A.R.V.I.S。”Tony坐在虚拟屏幕后面,一手在屏幕上操控着由Jarvis上传到云端的数据影像记忆转化成的二进制代码接入到备用程序中去,另一手端起放在桌面上的冷咖啡灌了一口,“记录下时间和次数。”

“Yes,Boss.”Friday的声音从立体式音响里传来,“2014年7月14号,上午7:37,第347次运行程序J.A.R.V.I.S,开始记录。”

Tony放下马克杯,看着空白的“称呼设置”那一栏,深吸一口气,伸出手点击运行。

但愿能行,Tony这么想到。

程序运行很顺利,不到十秒,Jarvis特有的带点金属音效的英伦绅士音从扩音器中传来,“Good morning,Mr.Stark.”

“What can I help you?”

“……God.”Tony狠狠地闭了闭他那泛着血丝的双眼,他失败了。

Again.

一年了,自从他被那个孩子的话启发决定“带回”Jarvis后,他兴致勃勃地抓着Vision翻来覆去研究了几十遍,最后总算是让他翻出了那么点属于他的Jarvis的破碎的核心程序,并成功地把他分离了出来,然后他试着把Jarvis重新拼起来,他成功了,也失败了。不知不觉,从他满怀期待与喜悦点击下运行键,一直到身心俱疲几乎绝望的一次又一次“尝试”那没有结果的运行,已经整整一年了。

Tony苦笑,第347次,他尝试了347次,没有一次成功过。这些成功运行的程序都不是他想要的那个“Jarvis”,只是JarvisⅠ、Ⅱ、Ⅲ、Ⅳ、Ⅴ,他得到的回答也只是“Mr.Stark”、“Administrator”、“Boss”、“Mr.Tony Stark”。

He got everything.

Just except a unique word.

Jesus……

“Boss?”Friday的声音在音响中响起,“你是否需要取消……”

“不,不用。”Tony伸手抹了一把脸,巧克力色的眼瞳藏在深陷的眼眶中,透露着疲惫和失望,下巴上的那撮独具Stark特色的小胡子比之以前也显得乱糟糟的——几乎可以说是胡子拉碴,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双手合十盖住自己的半张脸,看着还在运行但似乎已经被Friday静音了的“Jarvis”,沉默了一会儿,说,“……I'm fine,Friday.”

“I'm fine.”Tony放下双手,站起身走向工作室的门口——他还有个集资演讲会得参加,好吧,大概已经迟到了——不过在那之前他最好得洗把脸,顺便换件衣服,“帮我把车开出来,然后……”

“……删掉它吧,Friday。”

“Yes,Boss.”

☆.。.:*・°☆.。.:*・°☆.。.:*・°☆.。.:*・°☆

2014年7月14号,10:23a.m.,California。

“……研发人工智能促使我们在神经工程领域以及对人类的大脑了解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EVOLVE THE FUTURE的会场内,Max站在舞台上对着下面那一群商人,政客或者一些纯粹爱好科技的富豪们做着自己的演讲。今天的演讲是他和Evelyn策划的,不仅是为了为他们接下来的五年的研究筹集资金,也是为了向公众提出一个关于Transcendence的概念,为他们的研究做宣传。

毕竟距离Sokovia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年,各国首脑,政府要员和一些富豪对于AI的排斥心里也慢慢地在减弱,而现代社会的生活也的确离不开科技,所以现在正是他们最佳的宣传时机。

身为一个机会主义者,Max可不会错过这种好机会。

“……我优先做的就是,利用我的同事的偶然发现,从中获得检测早期癌症的新方法,希望能找到治愈老年痴呆症的办法……”Max自信并带点金属音色的声音突然在那一瞬间顿住了,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远处那扇突然打开了的厚重的隔音门——确切的说是从门外走进来的那个人的身上。

Tony Stark

Max几乎是瞬间就认了出来——Oh,拜托,SI的董事长,天才发明家,Iron Man Tony Stark的脸还有谁认不出来?认不出来的大概都堪比在西伯利亚躺了几十年的老冰棍了。但Max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可不正常,这可一点不是对一个初识的人该有的心情——他非常的确信自己之前绝对没真正见过Stark,更别提熟识到远远瞄一眼就能认出来的程度——要说崇敬可能倒还有一点,但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种复杂的心情。

混杂着崇拜,尊敬,自豪,欣慰,欢喜,温柔,内疚……还有很多他分辨不出来的感觉。

……甚至还混杂着一些他自己都不敢去深想的阴暗的感情。

很奇怪,又很理所当然。

仿佛就该是这样的。

他对于Tony Stark就该抱有这样的情感。

更奇怪的是,这些情感非常浓烈,就像印在骨髓里一样根深蒂固,却又完全不影响他的理智。他依旧对于现场有异常强大的掌控力。他有种错觉,他似乎能掌控到每一个人的面部表情,而他非常确信自己至少有70%的心神锁定在Tony Stark身上,从未移动。

这也太扯了。

Max对自己这些奇怪的感觉越发感到疑惑,甚至质疑——这不是第一次了,从昏迷中醒来后,他时不时地就会对自己的……存在,产生疑问:醒来后的他实在表现得不像一个正常人,或者说……

一点也不像以前的他。

如果他不是他,或者说,Max不是“Max”,那他……是谁?

他还能是谁?

“……简单来说:为了拯救生命。”Max的走神在外人看来只是语句间再普通不过的停顿,这场演讲几乎可以说是完美。

谁也没看出来Max的走神,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罪魁祸首。

说真的,如果不是Pepper强迫他一定要代表SI出席,这种活动Tony一定是能躲就躲。拜托,他对于集资演讲可一点兴趣都没有,让他来听集资演讲还不如让他去听西伯利亚老冰棍的爱的教育——God,大概Cap是提前,哦不,是终于进入更年期了,他知道这一年他的生活习惯并不好,但也不至于到Cap那种地步吧?

To·甜甜圈的忠实爱好者·ny一想到某段时间里那个金发的美国甜心严禁他触碰一切与甜甜圈有关的东西——甜甜圈抱枕也不行——就觉得头疼,拜托,那次昏倒只不过是因为他在实验室里关久了有点脱水而已,关他的甜甜圈什么事?

什么医生说他糖分摄入量太高再加上日夜颠倒,长期缺乏睡眠,劳累才导致昏迷……

Bullshit!

不存在的!庸医!

而且他都再三保证不会再把自己关到实验室里长达十几天了——就算会,也一定会把他亲爱的实验室门的权限给Captain——这样下次美国甜心就不用踹了门才能跑进来救人,而他也不用趟趟都得花大钱修门了。

嗯,省时省力还省钱,真是个勤俭持家的好队长,你值得拥有。

极度无聊的Tony放任思维的一再跑偏,开始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也因此并没有注意到来自后台幕后的那一束目光。

Max看着那个自从进入会场后就占据着他大半注意力的男人,目光复杂。

那些突如其来却又理所当然的复杂情感一刻不停地挑战着他的好奇心和注意力,Max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四周似乎除了他和那个男人,再没有其他活着的生物了。

那一种和在舞台上的那种感觉完全截然相反,互相矛盾,但依然理所当然的感觉。

Max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感觉,但他的直觉——如果他有这东西的话——认为,Tony Stark就是答案的关键。

He is the key.

Max远远地看着他,想。

“Hey,Max.”Evelyn走到Max的身边,笑着拍了他一下,算是暂时唤回Max的一些注意力,她顺着Max的目光看去,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人,“你在看什么?美女吗?”

Evelyn斜着眼调侃他,“如果是,那我得说,真难为你终于开窍了,Max。”

“Ev……”Max有些无奈,“你的演讲完了?还顺利吗?”

“Oh,你果然没在听,”Evelyn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她耸耸肩,“Perfect——如果没意外的话,我们的整个演讲都会是perfect的。”

“嗯,是吗……”

“Hey,你到底在看什么呢,Max,”Evelyn说完就发现老友的心思完全不在自己身上,“怎么心不在焉的?这可不像你。”

确切的说是不像现在的他,Evelyn想,自从一年前Max从昏迷中醒来后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当然,都是往好的方面。

比如现在的他很少会出错,很少走神,对于IT方面的掌控力……怎么说呢,简直是从天才变成了鬼才。

整个人像是一台精密的机器,又带有Max本人的幽默——甚至比以前更幽默。

Evelyn不觉得这是件坏事——虽然她曾经担心过,但人总是会变的。

谁说突变就不可能,何况是Max那种受伤情况。

“……不像我?”Max愣了一下,“Ev……你觉得我应该是怎样的?”

“Emm,”Evelyn想了一会儿,“像台有幽默感的精密机器?从不会出错的那种。”

“反正‘心不在焉’绝不会是你的标签,dear。”

“你对我的评价可真高,Ev。”Max笑了。

“那是,友情价。”Evelyn给了老友一个wink,她对着已经响起掌声的舞台的方向偏了偏脑袋,“走吧,该去迎接我们的大天才了。”说着就往舞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Max觉得自己的脑海中有些什么一闪而过,但是太过破碎的画面没能被他抓住,只是窥得了冰山一角。他不由自主地回过头看了坐在观众席上的Tony Stark一眼。

为什么他会觉得Evelyn的wink一点也不如Tony Stark的wink可爱?

他甚至能想象出Tony Stark那巧克力色的眼瞳盛满了星光,满脸笑意,轻轻闭上那双大眼睛,再睁开。

A sweet wink。

Max一瞬间有点恍惚,他几乎想要亲吻那双像是还未干透的,半凝固的焦糖一样的眼睛——以最虔诚的姿态。

然后……他突然和他的观察对象对上了视线。

一双如想象中一般的棕色眸子,焦糖色的眼睛带着点慵懒和无趣,直直地闯入Max的视线,然后又轻巧地滑开。

这好像只是一个意外,但对Max来说,这就好像是头顶的一个惊雷。

瞬间,他清醒过来。

……Fuck.

Max转过身用手捂住自己的半张脸,耳尖绯红。

这都是什么啊。

他在想什么?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感觉?

“Max?”Evelyn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神情有点恍惚的Max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他并没有注意到他关注的对象的视线已经锁定在了他身上。

Tony注意到那个人是在台上的科学家——叫什么来着?Shell?算了管他呢——回答某个,也许是记者的提问的时候。

某个人的目光太过正大光明——当然他并没有恶意——正大光明到,即使是全程走神的Tony都察觉到了他的注视。

那个人……Tony确信自己绝对不认识——到今天为止一面都没见过,但他却觉得他似曾相识,陌生却显得莫名温柔的目光又透着淡淡的熟悉。

Tony莫名觉得心口一跳。

理智在耳边的喧嚣他充耳不闻,他装作无意地滑过视线,结束了那仅仅维持了不到三秒的对视。

一般来说,这样一个人是不会,也不该引起亿万富豪兼花花公子Tony Stark的注意的,但今天不同。也许是最近经历了太多次的失败和失望,Tony突然对这个陌生人的温柔目光起了兴趣。

又或者是一次莫名其妙的心血来潮。

也许他该和这位男士来个“约会”?

一眼瞟到那个人绯红的耳尖和离开时略显零乱的步伐,Tony玩味地摸了把自己独特的小胡子。

“……所以你到底在看什么?”Evelyn狐疑地看了眼观众席,但依然没发现什么特殊的人,“怎么脸那么红?”

“……没什么。”被质问的某人搓了搓绯红的脸,假装淡定地无视了老友审视的目光。

Evelyn:“……”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还是没吃药?

☆.。.:*・°☆.。.:*・°☆.。.:*・°☆.。.:*・°☆

“Dr.Caster,can you sign it for me?”演讲很成功,以至于Will身边莫名其妙突然聚集起了好些个想要签名的小粉丝。

“Sure.”Will充分展示了自己身为男性的绅士,面带得体的微笑,接过粉丝们递来的各种小东西并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大名。

Max走在他的旁边,一边看着一边打趣他,“Oh,这太残忍了,你看他还在假装镇定。”

“Well,你得理解,Max,”Evelyn笑着一起打趣他,“毕竟他只是个科研宅。”

“Yap,yap,yap!”Will笑着转身给了Max一拳头,“你够了啊!”

“Ow!”Max夸张的捂着无辜遭受到老友毫不留情的一拳的腹部,控诉他的暴力行为,“见鬼的,Will你重色轻友!”明明Evelyn也吐槽了!干嘛只打他!

“你又不是我老婆,”Will一脸理所当然,他转身继续自己的签名大业,一边继续吐槽,“再说了,你要是个美女我还考虑考虑手下留个情。”

“可惜你不是。”Max发誓,这个现在笑得一脸幸灾乐祸的小混蛋绝对是在记恨他当年说的话。

Max给了他一个白眼,“……我要收回前言,就算你是个美女我也不会考虑给你个飞吻的,Will。”

“谁稀罕!”Will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你们两个三岁吗?”Evelyn对这两个幼稚的大男人感到十分的无奈。

“Professor?”这时候突然有个声音从Will的身后传来,Will循声回头,就看到一个身着衬衫的中年男人站在他身后大概两米远的地方。

“Excus……”

“Bam!”人群尖叫着四散逃开。

“You are all slaves!”袭击者充满绝望地低吼。

“Bam!”又是一声枪响,被淹没在人群更高亢的尖叫声里。

突如其来的枪响,混乱仓惶的人群,一刻未歇的尖叫,自杀的袭击者还有倒下的友人,一个可以让任何人慌乱不已的场景,Max却感觉自己的大脑理性的可怕,他几乎是瞬间列出了几十条有效的应急方案,并迅速整合出一条最合理可行的。

他第一时间接住挚友,脱下外衣卷在手上,用力按住Will的伤口,“Evelyn!Evelyn!Call the ambulance!Evelyn!”

但他的声音瞬间被淹没在嘈杂的人声中,而不知不觉中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似乎正在发愣的Evelyn根本没听见。

Damn!

Max忍不住要爆粗口了,都这时候了还发什么呆!

“……给我一架医疗直升机,这里有位男士受了枪伤……”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

就在这一瞬间,Max突然感觉所有的声音似乎都在渐渐离他远去,就连耳边人群的惊叫都显得遥远。他心有所感似地抬头,透过人群,他一眼看到的,是拿着手机,逆着人流向这边赶来的Tony Stark。

他第一反应是长舒了口气。

Thanks goodness.

He is here.

碎碎念:

明明我的图很纯洁的,为什么之前发的图被lof屏蔽了啊啊啊qwq

我不管,四月四号我就是要更新!!!

铁人爸爸生日快乐!!!Daddy看我!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Downey. Everybody loves Iron Man, and everybody loves RDJ.

ps:我知道我的粮不太好吃啦,是我的锅,我有罪我忏悔TAT但是!!!我依然要不要脸地求红求蓝求评!!!讲真,就算sweetie们写评论骂我一顿也好的嘛TAT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IZAYA | Powered by LOFTER